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百态 > 大学生父母遭遇诈骗"局中局" 现场导演曾是受害人

大学生父母遭遇诈骗"局中局" 现场导演曾是受害人

发布时间:2016-11-10 16:15| 有0 位朋友查看

简介:9月27日上午,惊慌失措的小文(化名)父亲打电话报警。上午10点31分,他的微信上收到了在浙江某高校读大一的女儿小文发来的一段微信视频。视频里,小文在光线较弱的小房间里,大喊:“爸爸妈妈,快来救我。”随后,小文的手机交给了一旁的年轻男子。这样的画面让小文父母的心都提了起来。……

9月27日上午,惊慌失措的小文(化名)父亲打电话报警。上午10点31分,他的微信上收到了在浙江某高校读大一的女儿小文发来的一段微信视频。视频里,小文在光线较弱的小房间里,大喊:“爸爸妈妈,快来救我。”随后,小文的手机交给了一旁的年轻男子。这样的画面让小文父母的心都提了起来。

随后,小文的微信还发来了“绑匪”的要求,要求打500万元赎金,不然“撕票”。报警时,小文的父母从女儿就读大学了解到,女儿确实在当天早晨就离开学校。做父母此刻的焦虑,不难体会,而他们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正在落入诈骗犯的圈套……

女儿电话被转接

骗子远程操控

接到报警后,杭州西湖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会同杭州市公安局刑侦等部门开展工作。警方判断,这很有可能是一场以绑架为幌子的诈骗案件。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绑架犯”一直通过小文的微信语音与其父母通话,逼迫其打款,并扬言会当场“撕票”,听着微信里女儿和“绑匪”的声音,小文父母焦急情绪爆发,民警劝阻无果,小文父母向嫌疑人提供的账户打款10万元。而此时,小文父母和小文的电话交流被隔断。

打款成功后,这笔钱迅速被取走。在安抚小文父母同时,当天下午,警方侦查员在一间KTV的房间内找到了安然无恙的小文,现场还有一名年轻男子王某。小文告诉民警,绑架视频是有人通过电话操控他们二人拍摄的,而操控他们的是自称“警察”的诈骗犯。而身边的王某是“假警方”派来的“特派员”。

现场抓到“绑架犯”

现场导演是另一名受害人

王某,平时做点小生意,他是怎么参与到这起诈骗中的?被警方带回后,王某说,自己7月份被“冒充公检法”诈骗了35000元,他对此深信不疑,始终和诈骗嫌疑人保持联系,严格按照要求每天9时、15时、20时向嫌疑人汇报位置。

9月25日,诈骗嫌疑人提出任命王某某为“特派员”,对另一个案件中的一名“嫌疑人”,也就是小文,进行“逮捕”,并通过微信发送多份办公厅的“特派员任命书”、对小文的“逮捕令”等多份假冒公文以及带有王某本人照片的“武警士官证”,之后,王某按照嫌疑人的要求前往杭州。

王某于9月26日坐火车抵达杭州,按嫌疑人要求控制小文。同时,小文在9月20日被冒充公检法诈骗39000元,9月26日晚上,嫌疑人通过微信联系小文,告知她明日有一个行动,他们会派人来保护她,让小文第二天早晨到某酒店门口和一个穿西装的男子碰面。

9月27日早上,小文如约到某酒店门口和王某碰面。嫌疑人告诉小文,他们在审讯一个嫌疑人,需要她被捆绑的视频来协助审讯,并在视频中按照他们的要求说话,小文照做。

9月下旬以来该类诈骗高发

杭州市反欺诈中心发布预警

从杭州市反欺诈中心了解到,据统计,9月下旬以来,杭州萧山、上城、江干等地已连续发生多起以孩子被绑架为幌子的诈骗案件,骗子掌握了学生家庭成员的个人信息,以18岁左右的在校大学生为对象,以孩子被绑架,通过发绑架视频、求救声音给学生父母进行诈骗,并要求学生把手机设置呼叫转移至骗子手机,就此隔断孩子与父母的联系。作为父母救孩子心切,在联系不上孩子的情况下,多数情况会选择先汇款。

这类案件一旦发生,社会影响恶劣,容易给学生造成较大的心理阴影,一些情况严重的学生,一段时间内会处于恐惧状态。

在此,杭州市反欺诈中心提醒广大学生:

一、接到陌生电话不要轻信,特别是接到+0088、+0019开头的类似电话,遇到问题,不要独自承担,一定要与家人或老师沟通。

二、有自称公安、检察、法院的特派员、工作人员上门要求配合调查的,一定要求先出示证件,并与身边的人沟通。

三、从互联网上、QQ、微信上接到有自身头像的“通缉令”,都是假的,是骗子的作案手段,不予理睬。

四、不告知身份证号,银行卡号,密码及验证码,不汇款。

五、一旦发现自己被骗,可立即拨打杭州反欺诈中心咨询专线81234567或110报警。


标签:

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