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图读天下 >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发布时间:2016-01-08 23:41| 有0 位朋友查看

简介:2014年2月15日17点40分,独自坐在房间里吃饭的黄伯梓很苦恼,嘴里含含糊糊地叹息道:“今天是正月十六,时间过得真快,我的岳母已经快两年没有过来看我们了,真的很想她来!儿子就要开学了,明天回大学去报到,真心舍不得儿子走,儿子走了,就没有人帮我和老婆两个人做饭洗衣了,我和老婆又要继续过艰难的生活了。”(图/文感恩中国网站张仁杰)……

2014年2月15日17点40分,独自坐在房间里吃饭的黄伯梓很苦恼,嘴里含含糊糊地叹息道:“今天是正月十六,时间过得真快,我的岳母已经快两年没有过来看我们了,真的很想她来!儿子就要开学了,明天回大学去报到,真心舍不得儿子走,儿子走了,就没有人帮我和老婆两个人做饭洗衣了,我和老婆又要继续过艰难的生活了。”(图/文 感恩中国网站 张仁杰)

听到黄伯梓一个人在房间里含糊不清地叹气,黄伯梓的儿子拉着他的母亲刘丽平走进隔壁房屋里继续写字:“明天一早就要坐车到学校报到了,今天必须要把贫困大学生救助申请表填写好,交给村里的老板们审核,审核通过了才可以拿到助学金。去年7月份我考取大学至今,都是村里的老板们每个月资助我500块钱,否则我肯定上不起大学,现在的学费和生活费太高了,学费是8000块钱一年,没有钱,只能和学校申请缓交,每个月的生活费最少也需要700块钱。”

写完申请书,黄伯梓的儿子打算到村委会递交申请表:“爸爸因为中风导致右半身瘫痪,自己连厕所都上不了,妈妈没有正常人的思维,除了会吃饭外,话不怎么会说,活儿也是一点都不会干。哎,其实我真的很烦!真的不想上大学了,真的舍不得离开爸爸妈妈,一旦我离开这个家,说不准爸爸妈妈会饿死在屋里。可爸爸说了,我必须要去,必须要把大学读完,只有这样,他才有希望。”

看到儿子拿着申请表匆忙出门,行走困难的黄伯梓也跟着走出家门:“儿子是1994年出生的,可以这样说,本分老实的儿子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希望了。儿子很争气,去年考取了省技术师范学院的本科班,学习软件工程专业。看到我这个样子,儿子多次和我吵闹,说什么也不去上学,要在家里照顾我们俩,我很生气,就和儿子说,如果他不去读大学,我就死给他看!儿子一直很懂事,从来不乱花钱,在学校里,菜贵,饭便宜,他就多吃饭少吃菜。”

2014年2月16日12点40分,房间里的黄伯梓一脸的无奈:“儿子早上走的时候,特意给我换了这身干净的衣服,儿子还对我说,上厕所的时候不要慌,完全蹲下后才上,可我刚才上厕所的时候,还是把粪便拉到裤裆里了,一直弄不出来,这可怎么办?哎,真是活受罪,冲凉也冲不了,厕所也上不了,大小便也只能在屋里。”

就在黄伯梓为裤子上的粪便着急的时候,屋外传来了爱人刘丽平的喊叫声,黄伯梓急忙扶墙出来:“我老婆说话你们都听不懂,只有我和儿子才可以完全听懂,她喊饿,就代表必须要吃饭,否则她就要生气了。我和她生活了二十多年,她从来不会到厨房帮你做任何事情,家务活儿也不干,只负责吃饭,睡觉,而且饭量还不小,也从不生病。”

晚上9点13分,看到刘丽平睡着了,灯还开着,黄伯梓过去把灯拉灭:“大概是5年前,我就开始中风了,当时是轻度中风,地里的重活儿肯定干不了,但还可以干些轻点儿的活儿,生活也还可以自理。没有想到的是,去年8月份的时候,病情加重,半身瘫痪了,不仅无法下地干活儿,连上厕所都成问题。我和老婆睡觉的床上都是大小便,臭味熏天,老婆说什么也不愿意和我睡了,就一个人跑到儿子的房间来睡,儿子放假回来她就和儿子睡一起,说什么也不愿意和我睡了。”

看到老婆熟睡,黄伯梓返回自己的床铺开始吃药:“羡慕我老婆,每天除了不能干活儿,能吃能喝能睡觉,就是天塌下来,她都不着急。而我就不行了,每天都失眠,每天关节都疼得厉害,按照医生交待,必须要长期吃药控制,而现在连饭都快吃不上了,哪里还有钱买药?只能吃点儿最便宜的安眠药和止疼药。”

吃完药片,无法脱衣的黄伯梓只能和衣而卧:“这个房子是我爸爸年轻的时候修建的,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前几年,同村的亲戚看到我们家的房子快要倒塌了,住着危险,就让我们一家三口人搬过去帮他们看房子,他们一家人都出去打工了。没有想到的是,去年8月份我突然中风加重,躺在床上一个星期都没怎么吃东西,亲戚知道后急忙赶回来让我连夜搬走,亲戚说了,不能死在他的房子里,会破坏他们家的好风水。没有办法,只能又搬回这里住,一切都无所谓了,砸死算了!”

2月17日16点50分,黄伯梓在房屋旁边的村道上缓慢行走:“我母亲生了6个孩子,我们兄弟5个,还有1个姐姐。孩子多,又加上地处穷山区,连饭都吃不饱。在我高中即将毕业的时候,因为家中没钱,只好辍学回家,当时我的成绩应该属于比较好的。为了找口吃的,1968年11月份,我参军到边防部队,1973年3月份退伍回家。有钱有势的战友,给领导送礼,有的入党了,有的上了军校当了军官,而我因为太穷,巴结不上长官,当了5年兵,只是入了团。不过,我这一辈子,最怀念的还是在部队的日子,虽然每天都很辛苦,但只有在那里,我才过上了吃穿不愁的好日子。”

站立不稳的黄伯梓走了不到三十米就体力不支,来到老房子屋檐下很吃力地坐下:“从部队退伍回来的时候,我把战友们不要的旧军装收集起来,背了满满两大袋衣服回来,老家太穷了,连衣服都买不起。回到老家,已经24岁了,对于边远穷山区来说,这个年纪早过了结婚生孩子的好时候了。虽然不缺衣服穿了,可又面临吃不饱饭的问题。为了吃饭,就到当地的爆竹厂当临时工,这个企业是集体所有制,有关系的都是正式工,没有关系的只能是临时工,每个月的工资除掉吃喝所剩无几,做了几年时间的烟花爆竹,工厂倒闭了。倒闭的原因很简单,领导们把该卖的都卖了,该贪的都贪了,不倒都不行。”

“爆竹厂倒闭了,我自己的年纪也大了,就回到这里上山砍柴卖木,做瓦片,也做红砖,尽管我拼尽全力地干活儿,可生活依旧过得很艰难。或许我命里应该有女人吧,大概在1976年的时候,我娶了一个老婆,她人很好,也读过高中,脑袋瓜特别好使。遗憾的是,和她结婚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离婚了,离婚的原因很简单,尽管我们两个人使劲地干活儿,但是由于土地太少,粮食还是不够吃,饿急了,只能到山上找吃的,没有油,连厕所都上不出来。我们俩该想的办法都想了,最终都失败了,当时连出山的小土路都没有,你说怎么发展?吃不饱饭,我们俩就相互抱怨,经常吵架,实在熬不下去了,她就走了,走的时候她就说了一句话,谁叫我们都是穷命鬼!1992年,我的父亲因为中风瘫痪了,没有钱医治,病死了,父亲去世的时候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几个弟弟,不仅要让他们有饭吃,还要让他们有书读,争取让弟弟们都能成家有个后代。”坐稳后的黄伯梓继续说。

话说多了,黄伯梓控制不住,嘴巴不停地流着口水,看到四处闲逛的老婆来到面前,他更无奈了:“1993年3月份的时候通过媒婆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婆刘丽平。她是1969年出生的人,比我小整整二十岁。当时刘丽平的妈妈也说了实话,她不仅脑袋瓜不好用,还不会说话,更不会干任何活儿。之前也找过几个男人,结果都被人家退货了,说什么也不要她。刘丽平的妈妈看我比较犹豫,就劝我,说我年纪大了,山区又穷死人,肯定找不到正常的女人了,好歹刘丽平比我小这么多,还可以帮我生孩子,传宗接代,后继有人,她的妈妈还承诺,只要我同意,可以把我户口转走,远离这个穷山沟,做她的上门女婿,只要不欺侮她的女儿,只要她不死,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来协助我照顾她的傻女儿。”

身体僵硬的黄伯梓无法长时间坐着,只能重新站起来借助手中的木棍慢慢挪动身子:“当时我都44岁了,而且非常穷,肯定找不到正常的女人了,于是我就同意了这门亲事。有女人总比没有女人的好,男人生不了孩子,必须要依靠女人才可以传宗接代。刘丽平的妈妈害怕我反悔,第二天就带着我们回到她老家办理了结婚证,当了上门女婿。拿结婚证的时候,我还特意花了一块钱买了一对铜戒指,也算是唯一的彩礼了。岳父和岳母虽然住在市区,是城市户口,但家庭条件也不好,他们一共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家中还有一个没结婚的儿子,岳父在市里的齿轮厂上班,岳母在一个国营厂上班,效益都不行了,岳父出面托关系给我在建筑公司找了一份临时工的活儿,工资虽然很低,但日子还能过下去,好歹有岳父母管吃管住。”

看着不停说话的黄伯梓,一旁的刘丽平嘴里不停地喊饿,黄伯梓只能返屋准备做饭:“1994年,儿子出生了,日子就不怎么好过了。儿子两岁的时候,岳母上班的工厂彻底倒闭了,下岗后的岳母只能和我一样四处打零工挣钱养家。那时候,小舅子也结婚成家了,房子太小,我们只能出去租房子,本来打零工就不稳定,工资也低,去掉房租,连吃饭都成问题了。看到我和刘丽平过得艰难,岳母很着急,省吃俭用来补贴我们,时间长了,小舅子和岳父都有意见了,在岳父眼里,儿子是自己人,女人是外人。看到实在是生活不下去了,我就和岳母提出,打算把刘丽平带回老家和母亲一起生活,虽然山区很穷,但有房子住,不需要交房租,我还和岳母保证,我和我妈妈绝对不会欺侮刘丽平,岳母最终还是同意了,虽然有着太多的不舍。”

双手扶墙的黄伯梓来到厨房准备做饭了,刘丽平也不进厨房帮忙:“1996年,带着老婆回到村里生活还不到一个月,我的母亲就因病去世了,原本打算让母亲照顾我老婆,我就可以到外面打工挣钱养家的想法彻底破灭了,每天只能带着弟弟们一起在这个穷山沟里种地为生。因为担心老婆跑丢了,下地干活也要拉着她一起去,不能离手。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去世不到两年时间,还没有娶到老婆的四弟也因中风瘫痪在床,不仅不能下地干活,连自己上厕所都上不了,吃在床上,拉也在床上。大概不到两年的时间,四弟烂死在床上,死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哭,死了是他的一种解脱,也让这个原本就很穷的家里少了一个累赘。”

来到厨房,黄伯梓首先把塑料桶里的衣物轻轻摇晃几下,由于双手不便,黄伯梓洗衣服只能用脚踩:“2008年的时候,同样是因中风致残的二弟也死了,留下了两个正在读书的儿子,老二也是苦命人,年轻的时候找不到女人,差不多40岁的时候才找到女人,没有想到的是,孩子还没有长大,他就死了。老二死后,照顾他两个孩子的责任自然就落到兄弟们的肩膀上。三弟也因家穷,至今还没有娶到老婆。兄弟们中,只有五弟正正经经地找到了老婆,生了两个儿子。”

行动不便的黄伯梓只能简单地清洗衣服,还没来得及洗把脸就开始做饭:“儿子开学前特意到集镇上充了满满一罐子煤气回来,儿子告诉我,让我尽量多用电烧饭,少用煤气,煤气用完了,我也没有力气去充。看到老房子快要倒塌了,儿子担心我,想让我找住在隔壁的五弟求情,让我搬到他家。我没有开这个口,我理解兄弟们,三弟和五弟依靠种地为生,农闲时跑跑黑摩托挣点儿零花钱,因为太穷,两个人合伙儿盖了几间平房,钱不够,前前后后盖了4年才把屋顶搞好,到现在都没有钱来安装门窗。去年山体滑坡,还把他们的房子砸坏了,用了2万块钱才维修好。三弟单身汉就不说了,五弟日子也很难过,他的两个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了,需要找钱娶媳妇。大儿子在上大专的时候谈了一个女朋友,都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没有想到,女孩子来到他家,都不敢进家门。女孩子说,看到房子就害怕,说什么也不嫁了。”

做好饭菜,站在厨房门口的刘丽平从黄伯梓手里接过饭菜大口吃起来,脸上露出笑容,一旁的黄伯梓哭笑不得:“每个月我和老婆需要四五十块钱的电费,老婆从来不嫌弃我做的饭菜不好吃,给她什么,她就往嘴里吃什么,由于我的手握不住菜刀,只能把蔬菜放到锅里加点水煮熟,舍不得用油,只能多加水,只要能吃就行了,吃完饭也不洗碗,下顿接着用。由于我没有办法到集镇上买菜,只能让骑摩托车的五弟一个星期帮我带一次蔬菜回来,村里人都说我们兄弟几个感情不好,说我这么多年为兄弟们的付出没有得到回报。我不这样认为,我身上整天臭气熏天,所以从来不去他们家做客,谁也不希望自己家里整天臭哄哄的。要知道,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他们只是我的兄弟,也更是穷人,拿什么来帮我?”

一旁说话的黄伯梓偶尔回过头看下正在吃饭的刘丽平:“我曾经找村干部求情,告诉他们,我生活实在无法自理了,希望他们能把我送到敬老院去。可敬老院不收,说我有老婆,有儿子,根本不符合条件。村干部看我实在可怜,就违规给我一个人弄了一份低保补助,刚开始是60块钱一个月,今年涨到110块钱一个月了。我的户口在老婆家,按照规定,户口不在村里,肯定享受不到村里的低保补助。村干部也说了,村里困难户很多,一旦大家为低保名额相互争执起来,我的就会被无条件取消。另外由于我当过兵,村里还帮我申请了民政补助,每个月60块钱,听说现在只要过了60岁的人也可以领取一点儿补助,可我就没有领到。如今,我和老婆两个人只能指望每个月一百多块钱的补助生活了,可是根本不够,连肚子都快填不饱了,老婆有时候还想吃肉,我就和老婆说,肉没有,西北风可以随便喝。”

看着刘丽平吃完饭,黄伯梓把碗筷放到厨房后找来军大衣披在身上,中风导致的偏瘫,也让他一直觉得身上冰冷:“如今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曾和村里人说过,想返回部队找领导求助,他们笑了,离开部队已经41年了,当年的领导要么退休享福去了,要么当大官去了,谁还能认识我?这件军大衣我一直舍不得穿,我要把它留下来,保管好。从部队带回来的衣服只有这件大衣和两顶帽子还能穿戴了,其余的都穿烂了,军被也已经破烂了,而且被我的大小便弄脏了。我告诉过儿子,我死后,不管这件军大衣和帽子烂成什么样子,都一定要把它们穿在我身上......”

说起将来的打算,黄伯梓很担心,按照他的话说,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以前,岳母和岳父每年都会过来看我们一次,顺便带点儿钱物接济我们一下。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大概5年前的时候,岳父找了一个比他小很多岁的老婆,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岳父和岳母离婚后,岳母依旧一年过来一次,她很牵挂她的女儿。其实,岳母已经68岁,身体不好了,过得也很可怜,每个月就指望一千块钱的退休金生活,为了多赚一点儿钱,岳母到处帮别人打零工,年纪大了,人家也不请她了,她就主动帮她的大女儿带小孩,每个月和大女儿要500块钱的工资。听我儿子说,去年到现在,岳母偶尔会给他的银行卡上存点儿钱,儿子的大学生活费,也是靠村里的补助和我岳母给的这些钱勉强维持的。从去年到现在,岳母都没有来过,我很担心,担心她不再来看我们了,不再管她的女儿了。家里现在吃的大米还是去年病情没有严重的时候收割回来的,估计再吃半年的时间就吃完了,吃完了怎么办?我现在谁也指望不上,就希望岳母可以再接济我们几年,至少到我儿子大学毕业。不瞒你说,我每天在家门口来回走动,就是盼着岳母来。你说,岳母为什么还不来?”(图/文 感恩中国网站 张仁杰)

注:如果您想帮助黄伯梓,请把您的姓名、电话、地址或者工作单位、所捐人物的报道标题、被捐助者姓名、捐助类型(捐款、捐物、或者其它)以及捐款的准确数额或者物资的明细发送电子邮件到zhangrenjie@owecn.com,我们会将该贫困家庭的银行账号、家庭地址等相关资料发给您。想查看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请关注感恩中国网站。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岳母为什么还不来


标签:

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