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图读天下 >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发布时间:2016-01-09 21:43| 有0 位朋友查看

简介:在重庆城口县方斗村,一座座垛木房盖在河岸上,太平河水清澈见底,却难以让这个世外桃源般的村庄富饶。岩耳动辄上千元1公斤,对村里人相当有吸引力。可生长在上百米绝壁上,很少有人会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挣这份钱——除了吴应会。今年42岁的他,是村里唯一的岩耳客。……

在重庆城口县方斗村,一座座垛木房盖在河岸上,太平河水清澈见底,却难以让这个世外桃源般的村庄富饶。岩耳动辄上千元1公斤,对村里人相当有吸引力。可生长在上百米绝壁上,很少有人会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挣这份钱——除了吴应会。今年42岁的他,是村里唯一的岩耳客。

城口县高楠镇方斗村,乘车到县城要一个多小时,与陕西省紫阳县相邻。和大巴山区其他地方一样,当地盛产一种名叫岩耳的食物。每年这个时节,正是岩耳采摘的旺季,在城里,1公斤岩耳能卖到1000多元。采摘岩耳,是刀尖上讨饭吃的营生。村里除了吴应会,没人有这个胆。高楠镇大大小小的山峰绝壁,只要是火镰渣岩(岩耳生长的主要场所),他都到过。

42岁的吴应会和妻子就住在身后的垛木房中。垛木房由原木搭建而成,目前为城口县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一大清早,吴应会在家中整理绳索准备到山岩上采岩耳。吴应会每次出门,带的工具只有绳子、安全带和一个破旧的编织袋,连一个安全钩都没有。

出门前妻子再次为他整理绳索,提醒他要注意安全。出门前,他会习惯性环视一圈屋子,看看十几年前自己一手一脚亲手搭建的垛木屋。妻子龙允翠会默默帮他整理东西,有时也会陪伴他前往附近的绝壁,“总感觉亲眼看着,更安心些。”她说。

踏着带有露水的青草,为了生计的吴应会上山去采摘岩耳。 岩耳是一种地衣植物门植物,因其形似耳,生长在悬崖峭壁阴湿石缝中而得名,体扁平,呈不规则圆形,上面褐色,背面黑色绒毛。岩耳含有高蛋白和多种微量元素,是一种营养价值极高的山珍。

通往崖顶的路很崎岖。记者跟随吴应会走了走,最窄处只有半块脚掌宽。

满头大汗的吴应会爬上一座山顶。

吴应会手中几百米的长绳将是他游走山崖的唯一保护。

吴应会把绳子一端拴在稳固的树干上,把自己捆绑在绳子的另一头,准备下到悬岩中采摘岩耳。

约十分钟工夫,扎好安全带,系上编织袋,将绳端座圈套在屁股上,慢慢放绳,这时候,一定要将绳子扎牢,否则脚下就是深渊。

在垂直的岩壁上,吴应会小心翼翼地下降,寻找生长在岩石上的岩耳。吴应会选择这行,是因为9年前曾看到过外乡人采摘。那时,他们两三个一组,来往于各个绝壁之上。村里人都知道岩耳是好东西,那时能卖上百元1公斤。可谁敢上去摘呢?年轻时,吴应会在外打工,查出胃病后,就回家务农。可女儿上学需要学费,当时家里一年就能存个两三百元。他看到有人采岩耳,于是前去学习,默默记下了别人拴绳子的方式,决定大胆试一试。

城口县多山,从小就在山林间打滚的吴应会本以为自己不怕,可还没从崖顶往下荡,他就快晕了。“以前从没这样悬在半空中过。”可作为父亲,吴应会还是慢慢克服了恐惧心理。后来,他慢慢尝到了甜头——摘岩耳虽然危险,可村里没人会,这可是独门绝学。

吴应会摘岩耳快10年了,遇到过数次危险,可每次都化险为夷。图为吴应会在悬岩的岩石上采摘岩耳。

经过一上午的努力,吴应会在悬岩上采摘了不少岩耳。运气好,他一天能摘个1公斤以上。去年,他就在镇里的一处绝壁,花了两三天时间,摘了5公斤多。大多数时候,一次摘个半公斤左右,已经算收获不小了。

吴应会的双手由于长期紧握绳子长出厚厚的老茧。

回到家中,吴应会的妻子看见丈夫冒险采摘回来的岩耳感到十分高兴。

垛木房中,夫妻俩将近段时间采摘的岩耳过秤。他的妻子龙允翠今年40岁,和老吴育有3个孩子。龙允翠坦言,自己并不希望丈夫这么拼命。“虽然危险,可这就是生活。”她说。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绝壁上的采岩耳人


标签:

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