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图读天下 >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发布时间:2016-01-09 22:11| 有0 位朋友查看

简介:董磊是名大学老师,教书育人是他的本职。他另一个身份是影像生物调查所(IBE)的技术总监,自然摄影是一份他更热爱的事业。他拍摄中国野生生物的自然影像,希望更多的人了解。1975年出生的董磊,在大学时候就开始接触摄影,现在在西南交通大学教课的内容也与摄影相关。2003年,他开始拍摄鸟类,进入自然摄影领域,并一发不可收拾。10余年来,他的足迹和镜头遍布西南山地和青藏高原,向公众传播着他眼中的自然之美。……

董磊是名大学老师,教书育人是他的本职。他另一个身份是影像生物调查所(IBE)的技术总监,自然摄影是一份他更热爱的事业。他拍摄中国野生生物的自然影像,希望更多的人了解。1975年出生的董磊,在大学时候就开始接触摄影,现在在西南交通大学教课的内容也与摄影相关。2003年,他开始拍摄鸟类,进入自然摄影领域,并一发不可收拾。10余年来,他的足迹和镜头遍布西南山地和青藏高原,向公众传播着他眼中的自然之美。

2009年,董磊在西双版纳参加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他和同事们深入到丛林之中,每天吃饭很简单,没有餐桌就用芭蕉叶垫着,没有水杯就用竹子砍一个,一切用具都来自自然。董磊说,“在版纳期间的野外用餐,是我在野外期间印象最深的。”彭建生/摄

在西双版纳拍摄期间,董磊被硬蜱咬伤,队友帮他清理咬附在腿上的硬蜱,他同时用药水进行消毒。除了硬蜱,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蚊虫,困扰着每天穿越丛林的董磊。每天用风油精对大大小小的包消毒止痒成了每天的必备课。徐健/摄

青海石渠,董磊和队友骑马赶赴目的地进行拍摄。“在野外,开始了我人生中太多的第一次,骑马就是其中之一。”土地广袤的青藏高原,生活着大量的野生动物,但是仅靠徒步,再加上沉重的拍摄设备,很难覆盖如此广阔的区域,很多地方也无法通车,所以马匹成了重要的交通工具。徐健/摄

青海三江源的白玉县境内,董磊正在拍摄飞翔的大鵟。“青藏高原无疑是国内拍摄野生动物的最佳场所,这里有数量庞大的野生动物种群。”徐健/摄

在青海三江源的长江源进行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期间,董磊正在观察远处山坡上一个岩羊群。“岩羊是雪豹们最主要的食物来源,正是因为三江源有着数量众多的岩羊,所以在这里,雪豹的遇见率也相对较高。”彭建生/摄

在青海三江源的腹地,董磊在拍摄斑头雁时,突然发现对面山坡上几块“岩石”突然动了起来,原来有三只雪豹一直在对面趴着。它们斑驳的花纹与岩石几乎融为一体,高海拔巨大的裸岩地带,就是雪豹的家园。董磊/摄

一架用迷彩伪装布伪装过的相机,被摆放在地上,董磊躲在远处用遥控器进行遥控,“我们发现了成群的林岭雀在这里活动,但是我在这里的话,他们就不会到这里来,所以我设了遥控相机。本来想等他们落到相机附近的时候,就可以遥控拍摄了。结果镜头前先后来了家猪、牦牛和牧民,林岭雀却一直没有过来。”徐健/摄

青海三江源的杂多境内,董磊在隐蔽帐内蹲守拍摄,一碗方便面就是一顿午餐。“为了不影响拍摄对象,同时获得比较好的图片,隐蔽拍摄是我们经常采用的一种拍摄方法。”他们在隐蔽帐内一般要蹲守半天到一天的时间。在此期间,只能在隐蔽帐内观察拍摄对象的活动。刘思远/摄

青海玛多境内的星星湖,董磊涉水到湖内拍摄在此繁殖的凤头䴙䴘群。“其实只是为了能够获得一个足够低的拍摄角度和相对近的拍摄距离。那水真凉啊!”范毅/摄

在四川卧龙保护区海拔4000多米的山脊上,董磊和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在布设红外触发相机,期望能够拍摄到在这里活动的雪豹等野生动物。董雷说:“单程接近2000米的海拔落差,四川的山爬起来真心比较痛苦。”

董磊在翻越西藏陈塘镜内的雪山垭口,“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安静,只能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和脚下积雪被踩得咯吱咯吱的声音。这种时候经常会让你去思考一些平日里都不会思考的人生问题,例如,这一切都是为了啥,这么辛苦值得吗?”徐健/摄

在董磊翻越的一个雪山垭口,GPS显示这里的海拔达到4947米。他们将连续翻越三个同等海拔的垭口,然后一路向下徒步,最终抵达陈唐县海拔最低的河谷地带。此次徒步拍摄,他们路上用了10天的时间。董磊/摄

在西藏陈塘徒步的一天清晨,董磊早早醒来,发现自己帐篷上沾满了晶莹的露珠,远处是高高的雪峰,“这场景很美,也让我很兴奋。虽然已经多日行走,很劳累。但是这种景致让疲劳一扫而光,仿佛突然间满血复活,有了继续前进的动力。”董磊/摄

在云南怒江州独龙江乡的夜晚,董磊将强光手电绑在镜头上,寻找着在夜间才会活动的野生动物。“很多野生动物都是夜行性的,想要见到和拍摄到它们,必须在夜里才行。”每次夜拍一般从半夜11点左右开始,会持续到凌晨两三点钟。左凌仁/摄

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IBE影像调查项目中,董磊在西藏东部的喜马拉雅山区南迦巴瓦峰的山脚下发现了一丛盛开的藿香叶绿绒蒿。这种高原植物只在夏季的藏东南以及滇西北区域开花。董磊/摄

冬季的西藏巴松错,这个群山环抱的山谷湖泊区是很多黑颈鹤的越冬地。湖边的草甸是黑颈鹤的觅食区,每天中午,多个鹤群会飞来这里觅食,最多的时候这里会聚集50多只黑颈鹤。黑颈鹤飞越雪山的场景并不多见,尤其是它们迎着雪山随着上升气流飞跃的瞬间。董磊非常难得地记录下了这一瞬间。董磊/摄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大学老师的野生动物梦


标签:

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阅读